有趣资讯网
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荐分享,你感兴趣的就是我们关注的
有趣资讯网-微信公众平台文章推荐

生如草芥下一句

更新时间:2021-11-14 14:34:31点击:20韩旭成北京油画韩旭成绘画展美术馆个展

生如草芥下一句是任死神随意收割。生如草芥的句子:1.最好的与最坏的创造了历史,平庸之辈则繁衍了种族。2.孤独往往是忽视的产物,善于欣赏别人才能告别孤傲。3.抱怨只会招致痛苦,适应环境不断努力才会有好境界。4.无事视人生如节目 视生命如草芥

韩旭成简历

1962年 出生于河北邯郸

2000年 定居北京,职业画家

2002年 《澳门回归油画展》 中国澳门

2002年 《上苑画家工作室开放展》 中国北京

2003年 《青年油画展》 今日美术馆 中国北京

2003年 《韩旭成绘画展》少励画廊 个展 中国北京

2004年 《中国当代油画展》 中国北京

2004年 《十乘十-当代艺术展》 中国宋庄

2005年 《宋庄十年邀请展》 中国宋庄

2005年 《江山如此多娇-当代艺术展》 中国北京

2005年 《北京首届当代职业艺术家联展》 中国北京

2006年 《人间烟火-视觉艺术展》 中国宋庄

2007年 《欲象-联展》 宋庄美术馆 中国宋庄

2007年 《宋庄一代-联展》 宋庄A区美术馆 中国宋庄

2007年 《走出宋庄-当代艺术展》北京环铁美术馆 山海多伦美术馆 山东东方现代美术馆

2008年 《宋庄一代第二回展》 798艺术区 中国北京

2008年 《生活在宋庄-邀请展》 宋庄美术馆 中国宋庄

2008年 《力量-联展》 桥艺术中心 中国北京

2008年 《欲象-联展》 苏州美术馆 中国苏州

2008年 Truman Brewery,London,UK 英国伦敦

2009年 Opus Art,Newcastle,UK 英国

2009年 《中韩交流展》 上上国际美术馆 中国宋庄

2010年 《7僖语录-联展》 北京龙德轩 中国宋庄

2010年 《韩旭成绘画展》 今日美术馆 个展 中国北京

2012年 《韩旭成绘画展》 上海证大喜玛拉雅美术馆/证大当代艺术空间 个展 中国上海

2016年 “人说山西好风光”中国山西当代油画系列邀请展 中国山西

2017年 “生而为艺术”2017-57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当代艺术家入选&提名展 中国上海

作品收藏

天津泰达当代艺术博物馆

华人当代美术馆

石家庄古今美术馆

非艺术美术馆

上海日播实业有限公司

国外和国内等私人收藏家收藏

最近又降温了,昨天门口拉来一大车白菜,被各种大妈哄抢,王大妈我也忍不住买了一些,毕竟国家都号召屯粮了,白菜是民间的看家菜,四季常青,产量巨大。且种植历史悠久,西安半坡遗址里就出土过距今7000多年的白菜籽,可见当时已是广泛种植,经千年,生生不息,有民间谚语跟进说:鱼生火,肉生痰,白菜豆腐保平安。甚至有古时就有中医用它来治疗感冒发烧支气管炎,果然是药食同源。

白菜很容易丰收,真是没脾气的蔬菜,发起狠来,当真敢亩产万斤,性子又是喜冷耐寒不娇气,从西周时就有了冬储白菜的传统。尤其广大北方地区的百姓,视白菜为过冬必备三大当家菜之一,另两位是萝卜土豆,我居然还没来得及屯点,瞬间很没有安全感。

人们对白菜积攒了数千年的深厚情感,主要是它不但物美价廉还百搭,衍生出的各种菜品,既可作主,也愿从辅,北京人爱吃的芥末墩儿就是白菜心做的,生着吃,炒着吃,炖着吃,包成馅儿吃,样样儿顺口。说起来它的食用性,有点收不住,因着它的老少皆宜喜闻乐见,已然成为菜中之王。

它受人喜爱的程度使的白菜作为一种载体,既下得了锅膛又上的了庙堂。民间对白菜有一种美好的谐音称谓,比如寓为百财,有百财聚来的含意,因着它的外形也寓意坚贞纯洁,清清白白,拍卖场宠儿齐白石老先生画白菜也很拿手,他生于糠菜半年粮的世家,后来做木匠那会儿,总要下地干活,对于白菜那真是从眼到胃都再熟悉不过,简直有特殊感情。他画白菜很能抓特点,一次他画了墨色白菜,人家问,为什么用墨浓淡不一,齐白石老先生回答说,你不知,这是苍生之色。他话意里的苍生大约就是世间劳苦众生吧。

他随手涂抹的白菜加个蚂蚱就能拍到近百万,不得不说,这白菜是按黄金的价格卖的,他还有一副白菜边上围了六只小鸡,这幅画就卖了200多万。苍生皆感叹,此白菜绝对不是平民可囤积的得起的那一棵菜了。

很多画家画过白菜,沈周,文征明,唐寅,徐渭居然都有果蔬类佳作传世,八大山人画的写生册页里居然有一开是白菜。近代吴昌硕多次画白菜,曾在一副白菜萝卜上题句:咬得菜根定天下,天下何事不可为?另一幅白菜上题诗:菜根有至味儿,不输瓜与茄,一畦灌寒碧,都成寿木花。

如此赞美,果然是情有独钟一白菜。聊了一大篇闲话,才提到今天要推介的画家韩旭成老师,同样是白菜的媒介,他已经不仅仅描绘白菜本体,同是对白菜心有所属,从一而绘的画家,他的作品俨然是升级的悲情主义者的情诗,倾诉的是生命的平常脆弱,如此这般的存在,现实里廉价如草,璀璨若花。他的油画白菜系列作品大多是巨大的画幅,被放大到硕大无比的白菜,看似繁复密集的画笔,微妙的曲线和渐层色,其实里面只有层叠的如花瓣一般纠缠的同一颗生命里听之任之的命运,无论是清亮还是迷幻的色调里,白菜更像是一个独立生命世界。不,或者说,白菜在他的画布上幻化出世界的山峦,河流,女人,似眠似睡,在魂魄中心停留的蜷曲敏感的褶皱里保持神秘,谁还会想到它其实是一颗白菜的生命线呢。他用了数十年的岁月描绘白菜,把自己从莽汉画成了白须发,把一张张白色画布侵染出万千柔情皆带怜悯色。一不小心,以为闯入了哪颗敏感脆弱的花的心房。久了,真的忘记了他画的是白菜。只是盛开的一簇簇庞然的骄傲性感的花,唯恐被错过的芬芳,只好努力在你目及处,用最深情的方式与你对视。

王丢三

韩旭成油画作品

:)

白菜变异记

文/栗宪庭

韩旭成是我的同乡,他和方力钧、张林海都是少年时代一起画画的发小,也曾一起报考美术学院,虽然韩旭成没有如期考上美术学院,但韩旭成并没有因此放弃画画,并几十年如一日地勤勤恳恳画到今天。而且因为画画,生活过得十分艰难,以致他与前妻分手,独自带着一岁的儿子和四岁的女儿。最令我感动的是,十几年过去了,韩旭成以一个光棍之身又当爹又当娘,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并且自始至终笔耕不辍。韩旭成的善良、质朴、勤恳,犹如北方的土地和大白菜,他在农村长大,自然对土地和大白菜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也许这和他的艺术从画大白菜开始有点关联。

韩旭成画“白菜”大约始于十年前。那时,韩旭成住在京郊北40公里的上苑农村,画室和居室就是农民的房子和院子,院子不小,韩旭成又是勤快人,养孩子和画画之余就在院子里种菜,豆角、萝卜、茄子、西红柿,当然少不了“白菜”。韩旭成最早画的白菜就是地里的嫩绿的白菜,像大画幅的写生,不久韩旭成把白菜碧绿的叶子充满画面,以直接、纯朴的方式描绘白菜叶子的每一个细部,那种过度郁郁苍苍和生机勃勃的感觉,让画面中的白菜开始脱离“栩栩如生”的感觉,你想啊,一平方米多个头的大白菜,而且还局部,还碧绿碧绿的,多假呀!但是,艺术也许就在这儿被韩旭成触摸到了,他画他心中的白菜——那个把自然的白菜变成塑料一般白菜的世界,也许更真实,更接近今天越来越远离自然的这个现实性。

搬来宋庄小堡以后,韩旭成的“白菜”发生了“质变”──从“鲜”到“干”,那时你如果去韩旭成的工作室,可以看到他的窗台上摆满了干枯的白菜。此后很多年,韩旭成一直以刻苦的精神沉寂在干枯白菜的描绘中,艰难地寻找着自己的感觉。

几年后,韩旭成的“白菜”发生了另一次“质变”──从“干”到“烂”,初期还像是腐烂的白菜,后期越来越像动物的内脏, 像是无休止泛滥的肉感欲望,现在看起来简直完全与“白菜”无关了。确实,画面与白菜无关了,但是,韩旭成是通过白菜的新鲜——干枯——腐烂的过程,来体会和表达他感觉到的这个世界和社会变化的。或者说,在急速的经济全球化进程中,文化价值的破碎,信仰的普遍失落,使中国迅速地进入了一个畸形的消费时代,人心浮躁,物欲横流,斑斓的物质世界掩盖的是贫富悬殊,和谐的口号粉饰不了激烈的社会矛盾……这种“艳若桃李”表象下“溃烂”的社会现实,带给韩旭成,乃至带给每个敏感的艺术家以困惑、愤懑、无奈,以至于韩旭成和那些敏感的艺术家,不使用恶心形象,就不足以表达他们心中的愤懑和无奈。

这是当代艺术中多有“不美”形象出现的原因吧,与传统艺术相比,当代艺术更强调直面惨淡的人生,更少粉饰成分。韩旭成如此直接和大规模地把“动物的下水”当做“重大题材”来画,也是一种创作。而且岩浆般汹涌的内脏,如横流的物欲,油腻腻,粘糊糊,烂呼呼,满当当,向人们涌来,也是一种视觉刺激。

韩旭成努力把烂呼呼的内脏画得象宝石一般的感觉,“溃烂之处,艳若桃李”,其实,“烂”和“绚”本身都简单,难在桃李和溃烂之间的那种分寸感,韩旭成如果能把这种复杂和分寸感觉表达得更到位他的艺术就会更上一层楼。同时,烂和绚丽的分寸感,也是一种对现实真实更深刻的体验。

近年来,韩旭成的白菜更加“石质化”,或者干脆像“人造石” “假宝石”的感觉,巨制的白菜画面,象大堆大堆的石雕,铺天盖地,粗壮又廉价,仿佛是把传统的精雕细刻的“玉白菜”形制,刻成了粗制滥造,无限放大的劣质石刻,强势而虚假。韩旭成有意使用更为不真实的,不自然,生涩的色彩,粉绿,嫩黄的象塑料仿制的假宝石制品,更加强了“白菜”的虚假甚至廉价感觉。

韩旭成骨子里是个纯朴的人,不善言辞,也不易改变,“白菜”是他借以表达的唯一物象,他的白菜几经变异,是他对现实生活感受的转化和表达。

栗宪庭老师题字

请各位画家关注,欢迎关注并加入龙府书画院

上一篇:向往奥运 课后题解 下一篇:中华小当家
官方微信公众号